邮箱: 密码:
首页 | 法院概况 | 新闻中心 | 审务公开 | 法苑文化 | 司法为民 | 法律文书 | 专题报道 | 法律法规 | 工程建设 | 公告栏
添加收藏 / 设置主页

 

灰色

作者:李昌丹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06 15:47:41


 

(一)

   一夜的暴雨,终于停息。轻盈洁白的晨雾还未散去,缭绕着盘旋在明子山侧的金沙江上,漫漫散开来。清晨的马路,积满了冰凉的雨水。昔日开得暖艳的花儿,已零落一地。路人卷起裤脚,撑着伞匆匆行往各自的目的地,我亦在其中,撑着伞,跳过一个个水洼赶往单位上班。

经过身旁的轿车没有半点儿减速的意思,疾驰而过时溅起的一浪浪水花,让路人措手不及。那晨时刚换上的白衬衫上,溅满了污浊的泥水。而握着方向盘的司机,神情冷漠,他要让那些溅起的,污浊的水花告诉路人:看,我有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二)

跛脚老妪的肩上,扛着一篼绿油油的青菜,她疲惫地拖着脚步,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,看起来有些焦急,完全不顾身上已经溅满了泥水。那张苍老的脸上,布满了饱经风霜后岁月刻下的深深的皱纹,看起来有种扭曲的疼痛。她也曾有过夏花一样绚烂的青春,火焰一样燃烧过的爱情吧。在她18岁的那个年代,一切都是缓慢的,就像木心先生诗中写的那样,车马邮件都很慢,日子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可她,走到了这个年代,这个匆匆的年代,车马邮件都很快,爱一个人,就像吃一餐饭那样简单和快速。日子需要拖着沉重的脚步去追赶。

那花儿一样洁白芬芳的青春已付给了她的丈夫、孩子,只有那一脸的皱纹和一头花白的头发是她自己的。消瘦的身体里,那颗干瘪的灵魂已经被生活打磨得发不出声喊。她弯着腰,仿佛在向生活,向苦难,向这个世间所有的薄情和寒冷屈服,却又带着不甘。竭力扛起背上的竹编背篼里那些小青菜,那篼绿得像她的18岁一样的青菜,仿佛随时会溢出绿色的汁液来。

那双军绿色的,破旧的帆布鞋,沾满了污泥。她竭尽全力,挪动那双枯瘦的双脚,往那可以将青菜换成钱的菜市场蹒跚行去。这样的天气卖新鲜蔬菜的人肯定不多,她终于可以借机好好的卖一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三)

路边吵架的男女,嘶声力竭。头发蓬乱的女子抓住男人的胳膊,哭喊着“你去哪里了,你去哪里了,你是不是又去找她了?”眼中的绝望、疼痛,还有愤怒,将她一点点淹没。男人不耐烦的甩开她,厌恶地说“神经病! 

她依旧不甘,用力拽住他的胳膊,泪流满面的望着他“你说过的,你说过会一直爱我的,你说过会让我幸福的。”多么悲凉。在他的眼中,她已经从一朵清雅绝美的白玫瑰,变成了那一粒死皮赖脸地粘在衣服上的饭粒子。她是那样美丽的女子,肤白貌美,还有高挑的个子,海藻一样黝黑茂盛的长发。在那花儿一样的年纪,有无数少年青睐的岁月里,她选择了这个以为会免她惊苦流离的男人,可她终究无法再住在他的风景里,她变成了眼前这个与她山盟海誓过的男人想要丢弃的垃圾。

生活的刀子,割碎了她曾经儒雅淑女的模样,还有她的快乐和希望,她的骄傲与尊严。她的爱情、她的不甘、她的疼痛……在他的眼中,是脚下那一滩让人厌恶的,污浊的泥水。

  

(四)

街道旁的那只鸟笼依旧在树上挂着,笼中的画眉上蹿下跳地啾啾叫着,声音听起来有种莫名的凄然。那双美丽的翅膀,已经被鸟笼刮落了许多羽毛,一片片飘在笼中。

她终究是逃不出那只封闭的鸟笼。属于她的天空,再也无法触及,再也无法张开那双美丽的翅膀和亲爱的伙伴们并翅翱翔。唯有绝望的望着那一片深邃的蓝天。

它的主人给了它一个“安逸”的家,不用再风雨无阻的去觅食。可是,她再无自由,再也无法用那双美丽的翅膀,飞向那杜鹃花烂漫的山涧,欢快歌唱。

 

(五)

四只刚出生的流浪小狗,湿漉漉地站在垃圾堆旁,冷得瑟瑟发抖。那满身的泥水,将幼小的它们,裹着。不知它们能否熬到今年雪花飘零时。每到冬天,总会有染着黄头发的小混混们抓流浪狗,他们,总是想要吃了它们。

路坎上的牵牛花,开得依旧茂盛,那朵儿蓝得发紫,多么忧伤的颜色。那只黑色的幼狗,用那双黑色澄澈的眼睛,望着那些艳丽的牵牛花,又望着来来往往的路人,还有它眼前这个寒凉到让人瑟瑟发抖的世界。

 

 

 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龙艳 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溪洛渡镇玉泉路199号  
邮编:657300  
联系电话:0870-4125186  
传真:0870-4125186  
电子邮箱:ysfy_yjs@chinacourt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