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: 密码:
首页 | 法院概况 | 新闻中心 | 审务公开 | 法苑文化 | 司法为民 | 法律文书 | 专题报道 | 法律法规 | 工程建设 | 公告栏
添加收藏 / 设置主页

 

春节随感

作者:李昌丹  发布时间:2018-02-28 09:46:21


一盏盏喜庆的红灯笼在树上檐下红彤彤的点亮了,在街衢巷陌的叫卖吆喝声和最后飘落的几片晶莹雪花里,春节,翩然而至。那沉睡的春虫还未苏醒,它们并不知道这人间的热闹与孤寂,也不懂得那些悲欢离合的迁徙。

当穿过那些明明暗暗的灯火时,心中忽然涌出一阵酸楚和令人颤栗的荒寒感。

不知又有多少人正一身风尘地奔赴在归家的路上,在那风雪交袭的归途中,承载着亲人殷切的期盼,怀揣着对故乡深深的思念,背着繁重的行囊,奔跑在归家的路上。

当在网上看见 “他乡容纳不下灵魂,故乡安置不了肉身。”这句话时,酸涩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。是的,每到春节就几家欢乐,几家愁。对富人来说,回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对于穷人家来说,是一次悲欢离合的迁徙。那疲惫不堪的归客,在站台的刺骨寒风中瑟瑟发抖,冻得发红的手指紧紧攥握着那张好不容易买到的车票。可无论回家的路多么艰辛,也动摇不了那颗燃烧着的归心。那清澈的眼眸里盈满了对归家的渴望,亲人在远方的呼唤仿佛响在耳旁,故乡的歌谣,仿佛在空旷的天空里飘荡。

如果外婆还健在,她应该也会像众多的亲人一样,每天站在屋前那条铺面积雪的小路上眺望着远方,等待着我们吧。

如果这个春节还有什么是我最期待的,那就是吃一碗外婆亲手包的汤圆了。外婆搓的汤圆格外圆,一口咬下去,那将花生、芝麻、红糖和剁碎的油渣熬煎制成的汤圆心就流淌在嘴里,芳香甜糯。留在唇齿间的那香、那甜,美好了我的整个童年时光。就像与外婆相伴的那段甜软的岁月,会一直不朽地烙刻在回忆的心墙上。

每当想起外婆来,所有的记忆仿佛都还在昨天。她瘦小的身子,慈祥的面容仿佛还在跟前,从怀中的荷包里摸出一块花生糖来递给梳着麻花辫的馋嘴的我。花生糖一直是她最爱吃的零食,平日里常常装一些在包里,不时的摸出一些来递给她的孙子们。在她离开前三天,我正想着要给她买些花生糖带去看望她,可终究还是晚了。

我和哥哥一直是外婆最疼爱的外孙,可我们在接近她离开的那四年,都没有安排时间去看望她。总以为来日方长,将来会有很多时间去看望她、陪伴她。那时候,不懂得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会在无常里发生,尽孝需要争朝夕。也不明白当这样的遗憾到来时是怎样的一种心痛欲绝。年少时没有经历过亲近的人离开,所以,对生离死别没有特别的概念,看见村里有老人离开,总觉得那不过是一件平常之事。直到亲历之后方才明了,那是一种怎样的悲痛,那些深海一样的,找不到出口的疼痛,将所有的美好和希望都无情地淹没。恨不得要从那黄土中将离开的人刨出来,跪在她面前忏悔,乞求得到一点原谅。

梦中时常见到外婆站在雪花漫天的小路上,眯着眼慈祥地望着我们,满目的疼惜。在我沉甸甸的记忆中,她总是站在那里守望着。可是,在我们长大后她再也没能如期在春节守侯到我们的到达。不孝的我们,一次又一次让她失望。多年后,我才懂得,那是一种怎样的牵挂和期盼,那是一种怎样的失望。

很久以来,外婆的离开都是心中一个很大的郁结。世事无常,很多我们以为来日方长的事情,就在那么一瞬间没有任何机会了。那些以为永远不会离开的人,忽然就离开了,一回头就寻不到踪迹了。只有那无尽的亏欠和愧疚一直生长在那里,像一浪浪绝望的海水,将原地的人淹没。那双磨满了老茧的温暖的手,此生再也握不到了,一想到就觉得是无尽的绝望。

当在除夕夜里为离开的亲人献饭时,看见饭桌上多放的那一双空白碗筷,心忽然就开始抽疼颤抖。明白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,将永远失去了那份温暖。那温柔的容颜,将永远停留在回忆中。就像那些掠过山谷的清风和潺潺流去的溪水,再也回不来了。

而所有的思念,再也无法诉说,只有泪水无声地滑落。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龚徽 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溪洛渡镇玉泉路199号  
邮编:657300  
联系电话:0870-4125186  
传真:0870-4125186  
电子邮箱:ysfy_yjs@chinacourt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