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: 密码:
首页 | 法院概况 | 新闻中心 | 审务公开 | 法苑文化 | 司法为民 | 法律文书 | 专题报道 | 法律法规 | 工程建设 | 公告栏
添加收藏 / 设置主页

 

执行路上的那些人,那些事

作者:杜义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27 11:08:16


金秋八月,满城桂花飘香。在法院的队伍里,有一群人,却无闲暇停留下来感受这大自然的芳华,专注地埋首于桌案的一个个案卷中,奔走在大街小巷、田间地头里,不分黑夜白天,更没有节假休闲。他们是守住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,他们的名字叫执行法官。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克难攻坚时刻,孜孜不倦的在自己岗位上答好每一份执行题卷。

镜头一:

“最近总是觉得特别疲惫,感觉好像随时随地都能睡着。”局长老缪吸了大大的一口气说道。

“缪局,你应该抽时间去医院看一下,你天天盯着工作干,别把身体拖出问题。以前可从来没有听见你喊痛叫累的。”小刘关切地问着。

“哎,人老了,大问题估计没有。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个工作马上就到检验成果的时候了,不盯着我不放心。”说完老缪反手锤了锤腰,又回到了办公桌前。

镜头二:

晌午时分,刚在食堂吃完午饭,胡副院长又回到执行局办公室,翻看着手中的执行卷宗,和旁边的几个干警继续讨论着执行方案。半个月来,胡副和每一位普通执行干警一样,幕后、前线他都事必躬行。许久,胡副院长看看了时间,已经快到1点半了,看着几个执行干警脸上的倦容,他说:“要到下午上班时间了,我们先休息一下,免得影响下午上班的精神状态。”干警们这才各自散去。老胡一如常态,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利用仅剩的短暂的午休时间闭目养神,只为了下午精力更充沛的投入工作。

镜头三:

烈日炎炎,在去往墨翰乡荆坪村马家弯社的路上,谢副院长带领三名干警深浅不一地步行在崎岖的山路上,乡间小路狭窄,一边是深沟悬崖,这位女院长依然坚定步伐,前往被执行人陈某家中。因为地势险峻,公路也不通,交通只能靠“走”。接近两个小时的行程,他们终于颠簸到了目的地,来不及稍作休息,就直接开始开展工作。下午五点终于返回,第一件事就是张罗着赶紧祭一下“五脏庙”,原来从早上十点到现在颗粒未进,但除了饿,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。同行的干警说:“你不知道那个路有多危险,老司机开起车都冒冷汗,开一半还要走一半。到了遇到的还是个酒鬼。”谢副院长说:“还好,案子执结了,也算对申请人有一个交代了。”说完一脸的满足感,完全忽略了自己额头都已经被晒掉了皮。

镜头四:

从中午一点到晚上两点,年近五旬的老姚和杨哥已经行驶了近1300公里,几乎把四川的地盘都跑了一半,哪怕早已饥肠辘辘。疲惫不堪,但眼神依然光亮。老姚是执行外勤组中年龄最大的老大哥,连续几月都奔走在外,查找被执行人踪迹和财产。在去往西昌回转的途中,每次经过塌方频发的那段路,哪怕一颗微小的石头滚落他都胆颤心惊,但他依然说:“累是肯定的,怕也是一定的,开车累了,晚上就给自己添两小酒,自我调剂。可只要想到案子有进展,该做的做完了,心头就踏实了。”

有人说,他们是为了完成政治任务,是为了头上的乌纱。对,这是一场政治任务,但这个任务最终追求的却是保护当事人利益这个根本。

有人又这样说,他们打的不过是一场数据执行仗,只要数据做得好,最终都是大满贯。是的,他们静默无声地付出辛勤和汗水,最后汇成一组组铿锵有力的数字。那些数字,是一笔笔满载希望的案款。

他们可以敷衍了事,充实卷宗材料后即可应付领导检查、第三方评估。可他们没有!从领导到普通干警,接收案件后,首要考虑的就是制定最实际可行的方案,既要保护申请人利益,也要兼顾被执行人的实际情况。有时为了核实申请人提供的一条不确定的财产线索,他们也许要穿越大半个县城或是省城,结果可能不尽人意,但他们只求无愧于心。累了,车里、墙角、沙发上靠着小憩;饿了,二两面条、两瓶水几乎就是一整天的伙食。

可即便这般,他们很多时候也不得不面临一种囧境:遇到“老赖”耍聪明,案款长时间执行不到位,申请人便会带着质问的语气,用怀疑、不信任的言语“追究”执行干警的“责任”,认为他们故意拖延办案,更大放厥词的道“你们法院既然执行不下来,那当初就别给我判”;而被执行人这边一接到执行干警的电话,大部分人就会开始研究“失踪”、“躲猫猫”、“装可怜”这些对策,更有甚者耍横撒泼,指责从诉讼阶段办案法官就开始徇私舞弊,要执行那就是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”。很长时间以来,执行局办公区域被老百姓形容为“赶集的市场”,面对很多不懂法、不懂理的当事人发出的责骂声,他们却一如既往,心平气和地解释着法理,诉说着情理,只希望当事人能心甘情愿的主动履行法定义务,尽量避免动用冰冷的强制措施去达到执行目的,预防矛盾的二次发生。执行干警承受着比诉讼法官更为繁重的工作量,既要负责法律的再次释名,又要步步为营地快速掌握财产动态,还得帮助当事人消化已到达极致的情绪垃圾。他们的角色不再只是单纯的法官,他们是温柔贴心的“情感专家”,也是不畏情权的法律执行者。执行路上,他们太过专注,以致常常忘了,家中同样充满期盼、关怀的妻儿老小……

“我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好好陪我闺女了,昨天突然发现我闺女这两个月来长高了很多。哎,其实挺遗憾的,总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关于她成长的故事。”初为人父的刘哥,充满歉疚地说着。执行攻坚以来,他几乎都奔走在外,有时半月才回家一次,停留一两天后又得出发,稚嫩的女儿常常用生疏的眼神忘着他。他只能苦涩的笑笑,抓住陪伴的每一刻时光。

年迈的母亲已卧病多日,老李却没有申请休假,每天总是加时加点的工作,没有特殊任务安排的时候,来不及吃午饭,就急匆匆赶到医院,利用有限的时间守在病榻前。有同事劝他直接请假带母亲去外面的大医院看看,他笑着回答一定抽时间去。可这个“一定”却一次次变不确定。老人家说:“我理解他,如果这时候我还和他耍混,那我这个母亲就太不称职了。比起我,老百姓更需要他。”

这就是我看到的执行法官们。高举天枰捍卫正义,一身柔情谱写法官赞歌。他们勇闯无畏,呕心沥血,只为了那一张张权利得以实现后喜笑颜开的面容,也为了共和国法律绝不成为纸上空谈的威严。人前,他们坚毅向前,人后,他们誓死不悔。执行路漫漫,他们上下求索,不管丛林密布障眼,亦或荆棘丛生挡道,他们始终向着最光亮的前方行进着!!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李光健 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溪洛渡镇玉泉路199号  
邮编:657300  
联系电话:0870-4125186  
传真:0870-4125186  
电子邮箱:ysfy_yjs@chinacourt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