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: 密码:
首页 | 法院概况 | 新闻中心 | 审务公开 | 法苑文化 | 司法为民 | 法律文书 | 专题报道 | 法律法规 | 工程建设 | 公告栏
添加收藏 / 设置主页

 

默默坚守,不负前行

作者:彭畅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09 09:36:22


许多人认为法院工作是案卷翻飞、法槌起落的威严,是身着法袍、头悬国徽的光鲜,却没有想过坚守这最后一道公平正义防线背后的辛酸。参加工作近十年,每每想起父亲的嘱咐和儿子的眼神,唯有默默坚守,执着前行才能不辜负他们的殷殷期盼。

为人子女,自十多岁离家后,陪伴他们的时间顶多就是过年放假那么几天,直到父亲患病卧床后,中途请过两次假回家陪伺,这近十多年来陪伴他们的日子加起来都不到半年,想想我是多么的失责和不孝。在别人看来,我是完全没有尽到一个做子女的义务的,但是在父亲看来,他说几辈人就数我有出息,还常跟人说起我在法院工作而倍加自豪,我的工作如此来之不易,应当珍惜,哪怕是他已病入膏肓,我都不应该因他耽误,否则他就自责不已。

父亲已经七天没进食了,可能是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突然撑开眼睛,两个眼珠死盯着床头柜上发直,嘴巴一张一合,很努力的想要表达什么,但却连“咿……啊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,只听得出喉咙里被痰卡住的喘息。妹妹终于领悟父亲是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。妹妹本是靠着经营美容店营生,自父亲病后,就一直关门陪在床前照料,自然能领会父亲的眼神和想要表达的意思,妹妹知道,是父亲又想我了,要她打电话给我。父亲卧床两个月余,我请了两次假回家探望,记得就在一个星期前,父亲说我这工作来之不易,自己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,就这么一直耽搁工作可不行,总是在要求我先回单位上班,我虽嘴上说不要紧,但是年终了,部门上就我一个人,单位上还有一摊子事,所以听到父亲这么说,我也就答应了。临走这天早上,我去到父亲床前,跟他告别,嘱咐父亲要好好服药,勉强自己多吃点饭,等应付完年终检查后再请假回家陪他。父亲努力地点了点头,啥都没说,只是从被子里用力的伸出那双枯瘦的手,轻轻地向我挥了挥,示意我赶快走了,尽管他把头偏向一边去,但我还是看到了他眼角下的泪水,一向刚强的父亲 ,或许知道我这一回头可能就永远也见不到我了,终于还是没按捺住不舍的情绪,两行热泪越流越急,还不由得抽噎起来。我转身飞奔扑进了父亲怀里,一把搂住他。天哪,这还是我的父亲吗?除了胀鼓鼓得发亮的肚皮(腹水),昔日壮硕宽厚的胸膛还不如我的结实,我感到父亲瘦骨嶙峋的身子在微微颤抖,我不禁放声大哭起来,父亲也被我弄得泣不成声,哭成泪人。我向父亲承诺,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,我回去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就立马赶回,一定和往年一样陪他过生日。才离开一个多星期,没想到父亲病情恶化如此之快。为了满足父亲,妹妹依着父亲的意思拿起手机,将父亲拍成视频进行了保存,但是却没有发送给我,还假意当着父亲的面跟我通话的样子,因为妹妹知道,我之前因为请假就落下了很多工作要加班完成,加上我要不了多久就要回家过年了,就不想让我再因为父亲而分心。

腊月十七,我正忙着迎接上级年终工作检查,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装在口袋里,由于忙碌,一上午都没来得及看一眼,本以为检查完就可以告一段落,请提前请假回家陪父亲。下班后,我拿出手机一看,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和无数条信息一下子让我屏住了呼吸,我深感恐慌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父亲。我拨通妹妹的电话,果然是父亲。妹妹没有一句责怪和埋怨,而是冷静的问我在哪里,方不方便讲话,她说:“姐,你忙完就请假回来吧,爸爸太痛苦了,他等不了你了,他先走了。你也别太难过,他这也算是解脱了,我们一大家人,除了你都是守着父亲离开的,父亲离开的时候没有一点痛苦,一脸安详”。电话这头的我,虽然无数次想象过父亲终究是会离开的,但是当这一切变成事实,我还是没忍住,一个踉跄跌倒在地,失声痛哭起来,父亲走了,他还没等到我就离开了,老天哪,你怎么这么残忍,竟不给我见父亲最后的机会?父亲,你怎能就这样撇下我,哪怕就多等我10多个小时,我也一定会星夜兼程赶回到您身边的,您就这么走了,我以后再也没有父亲了,你于心何忍?我要去哪里才能再把您找寻?父亲,我还没来得及尽孝的父亲啊……父亲是腊月二十六的生辰,离五十六岁还差9天。父亲艰苦磨难的一生永远被定格在这一天,我没有想到那次分别竟变成了永远。我恨自己为什么要听父亲的话回来上班,如果我不回来,是一定能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的,一定不会让他带着牵挂走的。然而父亲,您真的只是希望女儿好好工作,你就欣慰了吗?

为人父母,本就是一场漫长的修行,予他生命,给他教育,但是我没有如他期盼的那样,信守诺言,用心的参与他的每一次成长,而是在一次次谎言中得到他的谅解。在别人看来,我是不称职的,但是在他看来,妈妈是惩恶扬善的好人,纵使我对他撒多少谎,食多少言,我永远都是一名让他引以为傲的法官妈妈。

临近“六一”,儿子的学校发信息通知要开展亲子活动,邀请父母都要参加。下班刚进家门,儿子就跳跃着来到我面前,很认真地问“妈妈,明天你请假可以吗?”看着儿子一脸认真,反问儿子: “有事吗?宝贝!”其实单位已经安排,明天我要前往不久前受地震灾害的务基小学参加“法官牵手校园”活动,为小学生送法、送爱心去。儿子一边拉着我的手来到客厅坐下,一边认真地说“妈妈,你平时那么忙,总是没时间陪我,明天你一定要陪我去学校参加游戏”。看到孩子这么需要我,我心里一阵欣喜,但是听着孩子带着埋怨的“命令”,我也羞愧不忍,于是就跟老公商量着,采取老办法,先斩后奏,由孩子父亲一人前去然后再慢慢解释、安慰。第二天一早,儿子还没等闹钟响,就将我喊醒,迅速的洗漱完毕,拿起昨晚就准备好的表演道具,换上了最喜欢的衣服和鞋子,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我们。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出门,老公带着儿子去开车,而我惯性的奔着摩托车走去,儿子一脸惊奇的提醒:“妈妈,我们不是一起坐车去吗?”我忙着解释:“儿子,现在离你们开展活动时间还早,你和爸爸先去,妈妈去单位请个假就来好吗?”儿子半信半疑,强调说:“那好吧,妈妈你不会又跟以前一样食言吧?”这小家伙,居然这么了解他妈妈,听他那语气又好笑又惭愧,但是这也不是第一次,所以这次也变得习以为常起来。

按照单位的安排,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务基小学,给孩子们讲述法律知识,送上了“六·一”爱心礼物,还与他们一起包粽子、画画、跳绳,最后还大半天很快就在与孩子们的活动中过去了,我完全忘了儿子的亲子活动。当我打开手机看到老公发的视频,我恨不得抽自己。其他同学表演的时候,儿子坐在那里东张西望不认真,到儿子上台表演了,却一脸的不情愿、不高兴。老师问他怎么了,他却说“我要表演的是和我的法官妈妈一起手偶对话,妈妈却还没有来,我想再等等……”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。儿子在老师的鼓励下和爸爸还是坚持完成了表演。想着儿子整个过程都强忍着泪水,不由得心疼不已,哎!真不知回去该如何面对,如何才能消除他心里的阴影。没想到,儿子竟然尽力掩饰自己的悲伤失望,还安慰我说:“妈妈,我早都习惯了,爸爸说法官就是要帮助好人,惩罚坏人的,以后长大了我也要当一名法官。”听完,我的心被狠狠地戳痛了,羞愧的泪水打湿了双眼,一把将儿子搂进怀里。

所谓父母子女,只不过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别离。虽然我没有亲自送别父亲,留下了一生遗憾,但是我也应该秉承父亲,顺其遗志,好好地工作,珍惜当下,做好自己,然后用心把我的孩子育成为一个让我也感到骄傲的人。父亲的理解和儿子的包容,我深感他们对我的殷切希望,但是对父亲的遗憾和对儿子的惭愧,我也深感肩上所负沉甸甸的责任。时光像一个巨大沙漏,失去的已找不回来,错过的补不回来,在这渐渐流逝的岁月里,我只有坚守岗位,继续执着前行才不负众卿。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李光健 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溪洛渡镇玉泉路199号  
邮编:657300  
联系电话:0870-4125186  
传真:0870-4125186  
电子邮箱:ysfy_yjs@chinacourt.org